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932章 智擒真凶

作品:追凶神探|作者:辛白|分类:军事科幻|更新:2019-10-17 21:13:02|下载:追凶神探TXT下载
  陈实在审讯室外面走来走去,安排了两名业务能力最强的审讯员,但什么也没法从秦先生口中问出来,这种结果也和陈实料想的一样,这种人口风严得很,因为他一旦瞎说,自己就可能人头不保。

  “给我老实点!”

  屋里传来审讯员的暴吼,秦先生不合作的态度让警察快要发飙了。

  “唉,早该料到没这么顺利的。”陈实叹息。

  “别着急,我们正在查他的帐,搜他的家,肯定会有线索的。”林冬雪开导说。

  陈实瞅了一眼坐在走廊上的陶月月,她正在玩悠悠球,因为嫌热,把军装上装脱下来围在腰上,露出黑色的短袖T恤衫,他说:“我把这小丫头送回去。”

  “我不回去,好不容易有借口跑出来,让我多呆一会嘛,吃完饭再走好了。”陶月月很抗拒。

  林冬雪就像个慈母一样地说道:“让月月呆一会吧,回去又要顶着大太阳踢正步。”

  “对啊,每天都是一样的内容,枯燥乏味,死的为什么不是我们班的教官,我们都羡慕死三班了,他们两天没军训。”陶月月嘟着嘴说。

  “说的这是人话吗?”陈实只好让步,“那你去别的地方呆,要不去我办公室玩会电脑,一会嫌疑人出来看见你。”

  “看见我又怎么样,报复我啊……”陶月月想了想,“对了,如果凶手死了,他是不是就愿意说了?”

  “嗯?什么意思?”

  “人都死了,也没必要隐瞒了,你们可以弄个假的尸体。”

  “异想天开,你以为……”陈实看着陶月月,跑掉的那名凶手身形矮小,和陶月月相仿,而且TA是戴着面具的,“等等,这好像可行啊!”

  “哈哈,我是不是立功了,能帮我请两天假吗?”

  “休想,不过国庆可以带你吃好吃的。”

  陶月月撇撇嘴,陈实说:“我们赶紧去准备一些东西!”

  一小时后,啥也没说的秦先生被从审讯室带出来,四名警察押着他往一个方向走,秦先生抬头说:“干嘛,带我去哪,说话呀!敢用手段小心我起诉你们哦!”

  “去认一下尸体。”一名警察回答。

  “我不去!我不去!”秦先生抗拒地要往回跑,被两名警察拉住胳膊,他在半空中徒劳地蹬腿。

  “我们不是在和你商量,走!”警察把他放回地上。

  解剖室里灯光故意调得很低,一片昏暗中,躺着两具“尸体”,一大一小,体型相差悬殊,秦先生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,不停吞咽唾沫。

  警察戴上手套,揭下那个巨人的面具,说:“他是谁!”

  秦先生戒备地说:“我说了,不就意味着我认识他吗?”

  “你的身份我们全都知道了,就算你什么都不说,零口供一样定罪,你还不如提供点情报,给自己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  另一名警察说:“爱说不说吧,反正人已经被我们英勇的干警击毙了,查明身份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“得,自己不珍惜机会,就这样吧。”

  说着,警察就要把秦先生带走,秦先生忙说:“郑愚!他叫郑愚!绰号‘推土巨汉’。”

  “另一个呢?”警察指指另一具尸体,她穿着黑衣,戴着面具,身上有被击毙时的弹孔,胸前满是鲜血。

  秦先生甚至没有丝毫怀疑,垂头丧气地说:“阮慧,绰号‘掌中雀’,越南籍。他俩是一对夫妻,郑愚从越南买了阮慧当老婆,但阮慧其实在越南有过前科,在她的‘指导’下郑愚开始发挥自己的潜力,于是这对雌雄大盗就开始揽活。”

  “做过什么活啊?”

  “那我不能说,反正我只能……”秦先生瞪大眼睛,只见“阮慧”慢慢坐了起来,面具下面发出呜呜的声音,他尖叫,“鬼呀!鬼呀!”

  差点吓疯的秦先生被带到了拘留室,他向警察要了一条干净内裤。

  陈实跑到解剖室,陶月月摘下面具,正咯咯直笑,陈实说:“你神经病啊,谁让你坐起来的!”

  “我看他都撂了,就坐起来耍耍他喽,反正又不是好人。”陶月月摇头晃脑地说。

  陈实一脸无奈,“以后绝对不准干这种事情,绝对不准!”

  “还有以后啊?下次还要带我破案?谢谢陈队长。”陶月月敬礼。

  “你要气死我呀!”

  陶月月吐舌头,从解剖床上跳下来,“我去找林姐姐给我拍几张照片留念,这一身杀手装还挺酷的。”

  陈实彻底无语。

  靠着陶月月这古灵精怪的点子,他们顺利掌握了凶手的情报,通过户籍查询找到了两人的住址,警察们饭都顾不上吃,驱车来到一个小区,找到物业带他们来到阮慧的公寓前面。

  骗门当然还是查水表那一套,当物业的人站在门前准备敲的时候,陈实想到阮慧可是职业杀手,警惕性很高,他说:“等下,编个别的理由,对了,找狗!你先敲邻居的门,问有没有看见一条狗,声音大一点,其它人退回楼道。”

  物业虽不情愿,只能合作,警察退下之后,他敲开邻居家的门,说:“你好,有没有看见这么大一条狗,藏獒和贵宾的混血,屎黄色的。”

  邻居说没有看见,物业又去敲另一个邻居的门,“你好,有没有看见这么大一条狗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中间那扇门居然打开了,一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小个子女人走了出来,她眼神一愣,因为警察全部在楼道,一眼就能看见。

  那女人的眼神突然犀利起来,一把将物业拽进怀里,手中多出一把水果刀顶着他的脖子,因为个子太矮,她只能掂着脚,大喊:“不要过来,人质在我手上!”

  突然发生的一幕让左邻右舍惊呆了,警察们持枪冲上来,女人退到门里,不断后退,几把枪紧紧地锁定她。

  林冬雪劝说道:“阮慧,你想见你丈夫最后一面吗?”

  阮慧的面孔扭曲起来,咬牙切齿,“是你们杀了他!!”

  陈实说:“我们是警察,当时那种情况下不得不开枪,你把刀放下,别做傻事。”

  “我们只是想挣点钱而已,为什么要这样逼我!”说着,阮慧把物业推开,手里的刀一转,朝自己的心脏扎去。

  砰一声,阮慧的身体震了一下,刀掉了,她用另只手捂住肩膀的伤口。

  警察们迅速冲上去,把她制服,陈实扭头看见林冬雪的手枪在冒烟,她呼呼地喘着气,脸上都是冷汗,说:“好害怕没打中啊!”

  “干得好!干得好!”陈实夸奖。